| 加入桌面 | 无图版 | 会员中心 | 免费发布信息 | [全国] 切换
企业信息化建设
电子商务服务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情 >> >> 正文

四川乌木市场调查:游资炒作管理缺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24  浏览次数:14568

“乌木价格还会继续上涨的。”8月12日,四川成都乌木艺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除非更多的人认识到乌木的价值,理性投资,乌木价格才能结束当前近乎疯狂上涨。”徐江在乌木保护、营销、鉴定方面颇有名气。

游资推高乌木价格

乌木有着“植物木乃伊”之称,分布于四川盆地,是由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经长达成千上万年炭化过程形成的。大多数乌木的年代为距今两千多年至四万年之间。四川民间流传着“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的说法。  

随着本报前不久报道“彭州官民乌木之争”事件的发酵升级,之前悄无声息的乌木市场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好奇心:到底是什么因素造就了如今的天价乌木?  

近日,本报记者辗转于有“中国最大乌木交易基地”之称的成都邛崃市以及新津县、都江堰市采访调查,试图揭开隐藏在高价乌木背后的神秘推力。  

“4万元(每立方米)的金丝楠,你有多少我要多少,并且还要外送两万元的提成。”在位于新津县羊西镇的“古蜀乌木艺术品厂”,对于“每立方米4万元的金丝楠木”,销售人员韩诚显得很是不屑,“10万元能买来就不错了,自己今年就曾出过40万元每立方的高价。”  

当地人口中“最大的乌木加工企业”的员工韩诚有着对乌木价格的敏感,能够清楚地说出近年来所发生的每一次价格上调,“上世纪90年代,乌木都不怎么值钱,一直维持着三五百元的价位;也就是最近十年左右的光景,乌木价格从几百元钱每立方米直接蹿到目前几十万元每立方米,甚至一年之内价格涨几次。”

从事多年乌木收藏的卢鸿杰的经历也佐证了韩诚的感觉。2000年,卢鸿杰带着自己5件乌木艺术品参加了在成都举办的“中国西部论坛”。精美的乌木展品受到了外界的强烈关注,随后,乌木价格从当年的600元每立方米一路疯长到当前的数十万元。  

对于乌木及其产品的价格缘何如此疯狂上涨,韩诚说:“乌木数量是有限的,出土一根少一根;一根乌木能够被用来加工成工艺品或者艺术品的材料也就占三成;此外,真正掌握乌木加工技术的工人数量相当少。”  

“近年来,大量热钱流入到艺术品收藏市场,也是助推乌木价格疯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乌木市场一直密切关注的徐江认为,“游资涌进乌木收藏市场,只要把价格炒起来就能达到赚钱的目的。但是,乌木市场毕竟没有玉器古玩市场成熟,国际市场并没有对其价值达成统一认可。”对于可能存在的风险,徐江也给出了自己的预测,“泡沫并非没有,但是乌木并不像股票、债券,它还是有着自身价值的,关键看政府的干预程度。”  

当前,国家并没有对乌木价格给予明确规范,主要是行业内根据综合考虑乌木的品相、物价指数、市场环境等因素自发形成的价格。“这直接导致了价格的疯狂上涨。”徐江告诉记者,当前价格最高的乌木是由金丝楠材质,其次是香樟、黄金樟、马柳……  

混乱的不仅仅是价格  

“乌木市场的混乱不仅仅体现在价格的疯狂上涨方面,还有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徐江对记者说。乌木到底属于普通商品,艺术品还是文物?目前,无论是国家有关部门还是业内均未给出一个明确界定,这是导致乌木价格混乱的一个客观因素。  

“如果把乌木作为普通的商品,那么它就该完全遵守市场规律;但是由于其不可再生性,不可能实行完全竞争的价格机制。”据徐江介绍,如果作为艺术品,其艺术价值并未获得广泛认可,也仅限于国内火热;由于出土乌木既不具有人工痕迹又不属于古生物化石,当然也不能归属为文物范畴,文物部门也无法对其定价做出规范。  

徐江介绍说,“乌木很快要列入文物范围,现在已经开始酝酿相关的立法工作。”对于“内部人士”透露的这一“绝对利好消息”,徐江没有丝毫怀疑,“对于产值如此之大的一块市场,国家不可能坐视不管。一旦进入文物序列,乌木的价格肯定还会高。”指着门口一件足有一人多高的纯金丝楠木质地的荷花造型乌木雕刻品,徐江对记者说道:“去年要价40万元,今年已经涨到80万元。”  

近年来,由于乌木市场所释放出的巨大的经济利益诱惑,过去少人问津的乌木归属权也成了各方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记者在多方调查中了解到,一根乌木从被发现、出土、直到被转手卖出之前,每个环节都掺杂着复杂的利益纷争,让交易变得更云谲波诡。  

据了解,目前乌木市场交易大都是私下进行的。在成都邛崃市泉水镇乌木市场,记者看到数十堆,上千根粗细、材质不同的乌木露天放着,任凭风吹日晒雨淋,让人很难与它们金贵的身价联系到一起。附近村民告诉记者,如果想买乌木直接按照乌木堆上张贴的电话联系老板。  

乌木产品成送礼佳品  

随着越来越多的乌木从地下被挖掘出来,加工成各种精美的工艺产品或者艺术品,然后被推向市场,动辄上万甚至数百万元,数量众多的乌木产品最终流向了何处了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部分流向收藏品市场或者作为居家摆设被卖出,相当部分乌木产品流向了高档礼品市场。“这批家具刚一进来,就卖光了。”位于新津县的成都古蜀乌木工艺品厂展厅内,韩诚指着周围张贴有“已售”白色方片纸卡的各类乌木成品告诉记者,“乌木已经成为了身份和品味的象征,不少产品是作为礼品被提前预订的。”  

在位于都江堰的成都乌木博物馆二楼的产品展销厅内,一位女工作人员向记者感慨:“来了这里工作之后才了解到,现在很多人喜欢收藏这些东西,很多人都是买了送人。”  

当记者表示,拿着这么一块木头去送礼,万一别人不识货怎么办?旁边一位工作人员颇有心得地向记者透露了其中的“学问”,“从这里卖出去的每一件产品,都有收藏证书和唯一的收藏编号。”随后,该工作人员向记者极力推荐一对纯金丝楠木打造的乌木镇子,“看这么闪亮的金丝纹路和光滑的剖面,绝对是极品。两万元钱卖出,还可以开35000多元的发票。”在成都乌木艺术博物馆工作人员徐江看来,关键还在国家要尽快立法,并加以积极又正确的市场引导。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行情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